好时候。”

  看着荒龙王没有开口,九日王接着说道:“荒王兄难道就甘心止步于开天境。”

  这一句话,果然触动了荒龙王。

  “荒王兄,与我一道追随教主,重振大教,得授长生之法,共开大业岂不更好。”

  这一刻,荒龙王眸子中神光迸发,盯着九日王,说道:“你臣服长生教了,难道王弟不清楚这些年来长生教所做之事,以人族为血提炼长生真液,这样的大教以毁人族为根本,你觉得还值得振兴?”

  “荒王兄,长生教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确实是背弃了长生真谛,但这些都是下面的那些人走错了路,如今教主归来,必然有所改变,那种提炼长生真液的邪法比不会再用。”

  “容我在考虑考虑吧。”不容分说,荒龙王拒绝了九日王的提议。

  “荒…”九日王想要再开口,最终话音一转说道:“那我就静候荒王兄的佳音了,王兄要明白,放养大荒,又有几人真正得了长生之法,纵然是人皇都有寿终正寝之时,言以至此,王兄好好考虑。”

  语罢,九日王身上金光大盛,消失在了大殿中,逐渐的大殿中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  荒龙王坐于主位,静静的沉思着,长生教主归来,怕是真的到了多事之秋。

  长生教和大殷王庭的纠葛太深了,哪怕是这些年来王庭一直在斩断这种纠缠,但问题是起源于最初之始的纠缠,哪能是那么容易斩断的。

  早在赤明时代初期发生的事情,早已被刻意的磨灭了。

  如今很多人都知道大殷和大苍两大王庭有着血脉联系,却已经很少人知道,当年的大殷第一代先王和大苍第一代先王实际上嫡亲兄弟的关系。

  当年大殷差一点就可以一统边荒九域了,只差一步,这其中就有长生教牵扯,两大王庭先王的父亲,不得已将王庭一分为二,自己退隐幕后,将发生的一切事情磨灭。

  眼下长生教主再次归来,纵然他这位王者,也感到一种无比沉重的压力,长生久视古往今来能有几人。

  这长生教主便是其中一位,活过了漫长岁月,不时的就从沉睡中蹦跶出来,每一次出现都会搅动大荒的风云。

  这种存在,让九日王这般人归附,荒龙王倒是没有感到什么意外。

  一念至此,他身影消失在了王府中,撕裂的虚空出现了一座弥漫着古老气息的山脉中。

  山野苍茫,荒气汇聚成雾气,古木盘根,树皮宛若龙鳞,在群山古林之间,他出现在了一座古老的石门前。

  石门是直接镶嵌在山壁上,看不到一丝的缝隙,不过三丈高,表面布满了褐色的斑驳和裂纹。

  荒龙王出现的时候,发现石门外,已经立着一道黑袍身影,身材高大,浓眉虎目,黑发晶莹宛若神剑铿锵。

  “刑王兄~”

  荒龙王脚步一停,看着背影说道。

  此时,刑王蹙眉,闭着双眼静静立着。

  随之,他没有回头说道:“人王进入此门之后,已经一万四千三百余年,至今没有消息。”

  接着,他又说道:“九日那小子找你了。”

  “不错。”荒龙王点了点头。

  “看来他也想要拉拢你,归顺长生教,你怎么看?”刑王始终没有回头,问道。

  “长生教传承了漫长岁月,确实是很厉害,但如今已经不是长生教的时代,北方有巫命,南方妖族分裂,西南人族气运升腾的最为厉害,天命人已经先落了子。

  没想到在这个时代,还能和那些曾经传说中的存在对弈,本王感觉十分的荣幸。”

  “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在供奉长生教了。”刑王转过头,看向了荒龙王。

  “彼此彼此。”荒龙王看着刑王开口说道。

  两人既然来到人王闭关之地,心中所想自然一样。

  “长生教已经不是以前的长生教了,当年我族先祖大商供奉长生教,确实是开创了一统九域的大商王庭。

  但此长生已经非彼长生,长生教这些年来屠戮生灵无数,早就已经积攒了无穷的人族业障,我大殷重新供奉长生,必然要被其攫取,还要受到业障反噬。”

  刑王的话语落下,两大王者话语有些停滞,倏而,荒龙王开口说道:“大苍那边怕是也已经重归于长生教了,西南天命人布局,北方巫命,新的气运争夺怕是要开始了,我大殷将何去何从。”

  刑王黑发舞动,眼中神光灼灼,说道:“你说如万年前那般,支持边荒建立新王庭如何?”

  “嗯~”闻声,荒龙王神情一怔,陷入了思索中。

  万年前的大启,是被古氏族玩坏的,但此一时彼一时,古氏族早就已经没落。

  “刑王,你不会不清楚边荒的形势是天命人在背后,那老东西可是不弱于长生教主的存在。”

  对于荒龙王的疑问,刑王没有丝毫的神色变化,显然是心中早有腹稿。

  “你没来之前,我在这里就在思考这个问题。”刑王开口,接着说道:“如今时代和以前大不一样。

  大殷才传承了四万多年,但王庭就已经像是一个蹒跚老人了。

  麾下各个部落之间相互倾轧,族民奴役严重,咱们大殷已经要到了改革的边缘了。

  边荒从千年前开始,一个小小的部落短短千年就发展到了如此境地,这其中必有造化。

  你既然时刻关注着天命人,边荒的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。”

  “刑王兄,边荒能够行那般制度,是有先天原因的。

  边荒之地部落少、实力不强,加上人烟稀少,自然可以改变部落制度,但我大殷各族早已经根深蒂固,咱们想要改变,怕是不可能,到时候反而会烽烟四起,各族反叛”

  “总要试试。”刑王眼中灼灼,沉吟道:“本来我也没有下定决心,但这次长生教主再次归来,想要将大殷再次纳入麾下,让本王坚定了决心。

  一个制度腐朽了,自然需要新的制度来代替,就如同当初的三皇五帝时代的部落联盟制度,时代不同了,咱们也该变一变才是。

  支持边荒立王庭,也算是给天命人卖个好,和长生教主为敌,总要找一个和其一样的存在帮衬。”

  “刑王兄,天命人可不像是得了好处就会报恩的人,咱们这般作很可能就竹篮打水一场空,王庭终究还是要靠自己。”

  刑王转过头看向了石门,沉思了片刻,道:“荒龙,你很早就在关注边荒局势了,对大夏族庭的族主怎么看?”

  ps

  没更了

章节目录

万古最强部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眷恋不已的深情只为原作者山人有妙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人有妙计并收藏万古最强部落最新章节